谢谢你来了等着你

谢谢你来了等着你

病患面现红色,脉有滑象,急用甘草、麦冬、竹叶、柏子仁、浮小麦、大枣煎饮不效;继用酸枣仁汤,减川芎加浮小麦、大枣,亦不效;又用归脾汤加龙骨、牡蛎、萸肉则仍然如故。后所下者渐变紫色,有似烂炙,杂以脂膜,腹中切痛,医者谓此因肠中腐败,故所下如此,若不能急为治愈,则肠将断矣。

王洪绪《外科证治全生集》谓∶“用龙骨者宜悬之井中经宿而后用之”,是可谓深知龙骨之性,而善于用之者矣。若与参、术、诸药并用,大能开胃进食,调血和血。

 三复《神农本草经》之文,是柴胡不但善于调肝,兼能消胀满通大便矣。惟其初得之时,中风、伤寒、温病,当分三种治法耳。

至温病传经已深,若清燥热之白虎汤、白虎加人参汤,通肠结之大小承气汤,开胸结之大、小陷胸汤,治下利之白头翁汤、黄芩汤,治发黄之茵陈栀子柏皮等汤,及一切凉润清火育阴安神之剂,皆可用于温病者,又无庸愚之赘语也。 不知此节文义,原为误下之后服小柴胡汤者说法。

 犹忆岁在乙酉,邻村李××,三十余,得外感痰喘证,求为延医。虽为寻常食品,用之得当能建奇功。

善于用柴胡者,自能深悟此中之妙理也。 盖伤寒定例,凡各经病证误服他药后,其原病犹在者,仍可投以正治之原方,是以百零三节云,凡柴胡汤病证而下之,若柴胡证不罢者复与小柴胡汤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