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播放刘玥3p

正在播放刘玥3p

一连数剂,下体之青色除,再服数剂,头面之红肿亦渐愈。灌之,听其自醒,醒来病如失。

方用加味白虎汤救之。 其症多因劳伤而成,耗损肾水,水不能分给于各脏,而又不慎于女色,则水益涸矣。

作牛马之声者,所谓痛不择声也。 犹然开鬼门、泄净府,持论纷纭,各执己见,皆操刀下石之徒也。

盖心中之液,乃肾内之精也。 以咽喉、口舌之痛烂而知之也。

心畏肾邪,而又不敢明彰肾之过,白变黑,赤白难分,毛发直竖,非怒极之验乎。庶几阳火得阴而消,阴火得阳而化。

盖伤寒入胃,而邪热火炽,非水谷不能止其炎上之火,既能食而脉仍浮,是火仍不下行,而必从上行也,故必至发衄。苟补阳过胜,则阳旺而阴益消亡,此所以必须补阴以合阳,而万不可补阳以胜阴也。

Leave a Reply